故事 #02

明天太陽依舊升起。

銅冶勇人(Yuto Doya)

CLOUDY行政總裁

為什麼CLOUDY創辦人銅冶勇人放棄在世界頂尖的金融機構工作,踏上一條截然不同的路?

忘記成敗,即管去做

小時候,我的父母教導我,當你猶豫做或不做的時候,那你就應該選擇去做。
小學的時候,每年都有幾次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籌款活動。
其他小朋友會將鈔票放進精美的信封,而我們是唯一帶著一大堆叮噹作響硬幣出現的家庭。
我的父母告訴我和哥哥,如果我們想幫助其他人,就應該親力親為。
我和哥哥通過清理垃圾、打掃浴室、洗碗等……,每次會得到10或20日圓,然後收集在空的食品罐頭中再帶回學校。
這或許跟我現在所從事的事有關,重點是即管去做,不嘗試比失敗更糟糕。
事情的大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每天多花點時間去思考如何為你的朋友、家人或其他人帶來快樂。

改變一生的畢業旅行

大學四年級時,我受到日本電視台一個旅遊節目的啟發,前往非洲並寄宿在馬塞族人的家。
那時,我到訪了非洲第二大貧民窟,場面令人震驚。
當時我就下定決心要用我的一生去幫助那裡的人。
我回到日本就加入了高盛(Goldman Sachs)。
工作日不暇給,連續幾個月忙到幾乎沒有睡覺的時間,但那些在非洲的人一直是我的推動力。
我意思是,與他們生活的條件相比,我抱怨的任何一件事都是不足掛齒的。
我一直都有給他們匯款,但當我第二次回去非洲時,我覺得開設一個機構提供適當的官方支持會更有用。
我繼續留在高盛,但同時創立一個非牟利機構。

東日本大地震是另一個觸發點。
社會上充斥著有關事件的矛盾報導,但我找不到讓我置身事外的理由,所以我向同事借了一輛貨車,每個星期都開車到那裡。
銀行的同事們非常支持我的行動,給我提供了很多給災民的物資。
從那時起,我開始認真考慮全職做一些迫切需要並且讓人們快樂的事情。

為什麼放棄我的銀行職業

我在銀行業工作了七年,我的一位下屬告訴我,我在進行非洲援助活動的時候,似乎比在銀行工作中更熱衷和興奮。
我即時意識到自己不能為我的組員樹立榜樣,理應辭職。
我無法再勝任這份工作,所以我第二天就遞了辭職信。
之後我成立了名為CLOUDY的服裝品牌,但時尚潮流並非我主要考慮的事。
我更關注如何在非洲創造就業機會,除非紮根當地,否則不能創造長期和可持續的工作。
時裝看起來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因為它結合了縫紉與民族設計,
也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和文化的一部份相結合。

構建共同價值觀的框架

很多在我們工廠工作的人都沒有上過學或有某種障礙。
他們不知道什麼是厘米也不能作簡單加數,而且他們不會說英語,令溝通變得困難。
我花了很多時間與員工建立關係,當我們最終到了可以開始營運的地步,我發現我們的縫紉機都消失了。
其中一個女工把它們賣掉!我崩潰了。
我不禁想,如果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我放棄可能會比較好。
但是我想到,如果我有孩子,而且明天的三餐都無法解決,很可能我也會這麼做。
我犯了一個錯誤,就是在我既定的框架中思考;我沒有考慮到非洲的日常現實、文化和生活方式。
這個經歷令我深刻地意識到需要跟工人制定以他們所處的背景和框架為基礎的規則和結構。

當你真正了解時,無論你是日本人還是非洲人,我們的生活都難免遭遇風雨。
擔憂、缺乏自信、歧視 - 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煩惱,但無論如何你都必須擺脫它們,繼續前進才能觸達更遠的晴空。

銅冶勇人(Yuto Doya)
CLOUDY行政總裁
 
銅冶勇人是CLOUDY的品牌創辦人及行政總裁。
CLOUDY是一個透過經營全資擁有的縫紉廠和生產設施為非洲婦女創造就業機會的服裝品牌,他希望在未來十年內創造10,000個新工作崗位。

CLOUDY

為世界作出一點點改變的腕錶

More